得以续命(开学失踪)

没有介绍

第一次手绘,第一次画画衣服,不好看,勿喷

[方应看语录]

1.别人说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我翻来覆去,总觉得这云雨间,少了个你。


2.风花雪月是这世间一等畅快事,我要这风凭我念,我要这花随我心,我要这雪知我意,我要你,如此月,入我怀。


3.我这一生都在旋涡之中,所有人都只看见我声势浩大,却不知道我一直在往下沉


4.我惜命,是因为我要救她。若我死了,谁来为她拼命?


5.我不愿意你泯于众人,我要你恣意不必斟酌,我要你喜乐不必等候。

6.我方应看说一不二,说了是你,就必须是你。

7.我想娶你,绝不是一句空话。我愿以我侯府数千兵马为聘,护你万世无忧。

8.(我不要成为他的弱点,我要与他并肩走在这场生死莫测的风雪里,我要与他走到暮雪白头。)


反虐[魔道乙女]40多人血书求反虐……

反虐[朋友们,咱们今天就,虐死他丫的]




我可以爱你爱到不要命,不能爱你爱到不要脸。







江澄:


“唔……舅舅,舅妈呢?舅妈怎么样了?”


金凌一醒来就忙问你的情况。


“怎么?你还有闲心关心那个女人!还有,她不是你舅妈!”


江澄皱了皱眉,低声呵道。


“舅舅,你这是什么意思!舅妈虽然还是让我中了一剑,那她也一直把我护在后面的,好大部分都是她受的……你不会……惹舅妈生气了吧!”


江澄愈听愈惊,听完竟是飞奔了出去。


可他去时已经不见你的身影。


“所有门生听令,找不到夫人就不用回来了!”


然而他还是没有找到你,渐渐的一年过去了。


“……!站住!”


你还是让江澄看见了你,你顿了顿脚步,继续向前。


“为什么不理我?”江澄冲向你抓住你的手腕。


“放手吧,我已经照江宗主所说滚出莲花坞了。还请江宗主莫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你用力抽出手腕,向他行了一礼。


“回去吧,当求你了。”


“呵!当你求我?江澄你醒醒吧!当你打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结束了!回去!我凭什么跟你回去?”


“我……对不起。”


“不用了,我是何德何能让江宗主跟我道歉啊?放过我,江澄。”





蓝忘机:


“含光君,有何事?”


你抬头一脸疑惑的看向他,眼里没了昔日看向他的光。


“今日,清谈会。”


“不用了,含光君,我……不想去。”


蓝忘机看向你渐渐低下的头。


“你可以……牵着我”


说完耳垂渐渐红了起来。


“……呵!蓝忘机,你是不是忘了我为何不愿去?因为他们都认为我是弃妇,我委屈吗?哈哈哈哈哈,蓝忘机!是不是耍我你很开心!”


“……否……”


“和离吧!我不是没了你就活不了。”


“……不要!”


蓝忘机一把抱住要离开的你。


“……蓝湛,够了。放开我”





薛洋:


“咳咳……可不可以给洋洋一颗糖?”


薛洋已经很多次来找你要糖了。


“薛洋,可以不要来了吗?我没有糖。”


说着薛洋便抓起你的手,放了两颗糖在你手上。


“没关系呀,洋洋有,都给你啦!”


你看了一眼眼中的糖,再看了眼笑眯眯的薛洋,一把丢在了他脸上。


“不需要,请离开我的视线,谢谢!”


说着你关上了门。





金子轩:


“姑娘,不是的,姑娘,我真的错了,你不用离我远一点,我……我心悦你!”


“夫人,我这不是后悔了吗?你也是不开心打我也行啊……夫人,我这不是年少轻狂不懂事吗……”




(所以,只有活的像个舔狗 才能追会夫人……)


刀[魔道乙女]

他知道我怕痛,可他却毫不犹豫的给了我一巴掌,我就知道他不再爱我了。




  



江澄:


“啪”


江澄挥手打了你一巴掌,冲你吼道:


“你可真厉害啊!把金凌推出去帮你挡剑!你安的什么心?滚出莲花坞!”


说着他就把金凌带走了,留你一个人在山上。


“江晚吟,你不要后悔!”


“呵,不可能!你不配做江家主母。”



(ps:金凌昏了,不能帮你解释。)






薛洋:


“啪”


“薛洋!你……”


“我说过那个人是第一个对我好的人,我警告过你不要动他!”


“薛洋,我没有!你不信我。”


你捂着被他打的脸叫道。


“呵!”


“薛洋,他想害你!你相信我!”


“不可能!”






蓝忘机:


“远点。”


说着便往旁边移了一步。


“我不喜与旁人触碰。”


离你更远了。


“蓝忘机……我知你不心悦于我,可我已经是你的夫人……”


“如何?”


“被旁人看了去,我该如何立足?”






聂明玦:


聂明玦不喜欢你,你知道,很清楚的知道,因为他迫不得已牵起你时,从来都不会放轻力道。他不会和你笑,甚至不愿意看你一眼。


当年被迫与你成亲,几年来一直是分房睡,也从未行过房事。


“聂明玦,和离吧,我对你而言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吧!”


“……嗯。”






蓝曦臣:


“抱歉,终归是我付了你。”


“无事,能陪你这么多年已经足够了。和离吧!对你我都好。”


“你会找到真心待你的人。”


“嗯。”蓝曦臣啊蓝曦臣,我该放下你了。你想着。





魏无羡:


“魏无羡!”


“小娘子,来世再见啦,羡羡会去找你的。”


“魏婴!你不许死!你要是死了我……我进去找好多好多男子说心悦他!我去找比你更好的男子成亲!我下辈子也不喜欢你!”


“咳咳咳……那,那样也好……”


魏无羡吐出一口血来……






金子轩:


“你不如说说你有何处让我满意的?”


“你离我远点就行!”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系列没有金子轩觉得不完整。。。)


《云月惊鸿来》

1.他日必踏云月惊鸿来,鹤为我衔剑。

2.我怀有一剑堪磨十年,藏锋隐芒醉心花鸟间。

和小流氓的不一般的不能说是日常的日常

该死,小流氓该死的甜美……








1.


“阿洋起床啦,该吃早餐了。”


你轻弹了一下薛洋的额头说到。


“小娘子,陪洋洋再睡会。”


小流氓说着便一把抱住你,拖进了他甜腻腻的怀抱里。


“好了,阿洋别闹,快起来。”你轻轻锤了一下他的胸口。


“好吧,小娘子看洋洋这么听话,不奖励一下吗?”


因为刚起床的缘故,小流氓有些衣衫不整,还真是……美色误人啊!你想着便轻轻的吻了他。



2.


“阿洋,你在家好好待着哦,我去市集买些菜。”


你拿这菜篮转头对薛洋叮嘱着。


“嘻嘻,小娘子快去快回。”


在你走时却偷偷跟着你。




3.


“哟!小娘子长的这么好看,让哥几个玩玩怎么样。”


一个满面油光的面相不堪之人抓住了你的手,你挣扎了几下无法抽出自己的手。


“放开我!”


“呵呵,放开你?笑话!”


说着他便把你拖进了一个没有人的小巷子了。(不要说剧情狗血,更狗血的还在后面。)



4.


薛洋在房檐上有些慌张的寻找着你,为什么不过一会儿功夫,你就跑的没影了?接着薛洋就御剑开始更加焦急的找着你。



5.


“小娘子!”


薛洋跑过来抱起衣衫不整,下体已经yin//乱//不//堪的你。


“……阿洋?阿洋!阿洋……回家,我想回家!”


你搂着薛洋的脖子哭着哽咽着。


“……好,回家,回我们的家。”


薛洋脱下外袍包裹住你,快速的回了家。


薛洋将你放在床上,就去给你准备沐浴用的水了。



6.


你紧紧缩在床的一角,不停的发抖,喊着“不要,放开我。”


薛洋过来想抱住你,被你一直抵抗。


“小娘子?是洋洋,我们回家了,不要怕。”


薛洋知道你的力气怎么可能推开他,不希望你受伤,他也是没有再靠近,希望你冷静下来。



7.


因为一直精神紧绷,你一会便昏睡过去。薛洋也就一把抱起你放进了木桶,帮你沐浴时,看到你身上一片片青紫的痕迹和红肿的xia/体,眼神愈发低沉。身边也开始有阴气产生。


“唔~阿……阿洋。”


听到你说话,薛洋顿时收了阴气,一手轻轻拉着你的手,脸贴在你的手背上。


“小娘子,那个人我不会让他好好的死的!”


薛洋把你从水中捞起,穿上了衣服,轻轻的把你放在床上,出去了。




8.


薛洋看着脚下xia//体不断流血,双脚双手已经被扭曲的不成样子的男人。


“呵呵,下一个要不要把你的嘴撕烂呢?你求饶的声音可真难听,要不把你的眼珠挖了吧!眼神真的好丑哦~”


说着降灾便刺入了他的已经,一挑,一颗眼球便挑了出来。


“我想你肯定没有吃饭吧?”


说着把一颗眼珠塞入了他的嘴巴里。


“那,下一个就是左眼了~”


……(过程残暴不说了)


“你不是喜欢//zuo//ai//吗?有没有和走尸来过呀?”


说着便唤了10多个男走尸。


……(过程残暴不说)


“呵!死了?死了也别停,搞到有人发现他。”





9.


“阿洋,休了我吧,我……”


薛洋一把搂住坐在床上的你。


“休想,小娘子要一辈子和洋洋在一起。”


“阿洋……我脏。”


薛洋盯着你道“小娘子不脏,小娘子很可爱。”就如当年你伸手带他去医馆时说的话“你才不脏呢,你多可爱呀!我们做朋友吧。”


“……阿洋,我真的……若我怀了那个人的孩子。我……怎么办……”


“那洋洋只好更努力让小娘子只能怀我的孩子了呀!”


说着薛洋冲你笑了起来,露出了他的虎牙。


你牵过他的手,在缺少小指的地方轻吻了一下。


(若真是那个畜牲的种,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薛洋想到。)



10.


“阿洋,今日的糖,给。”





这篇没有车的后续,还有阴影,短时间不能和洋洋为爱鼓掌👏


和道长的“欢乐”“日”“常”

哎呀!我真的(//∇//)道长为什么看不见!真的少了好多乐趣🌚……

 


好了,评论见,希望不要翻。


和道长的日常[魔道乙女]

嫖道长,我……这次是第二人称,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是第一人称,写着写着就是第二人称了。








1.


“早安呐,道长!”


“嗯,早安,夫人。”晓星尘张开双臂抱住了你。


“嘻嘻,道长是怎么准确无误的抱到我的呀?”你笑着亲了亲道长。


“嗯?为什么呢?”道长捏了捏你的脸,笑道:“或许是夫人会发光吧,尽管星尘无法看见,也抵挡不住夫人的光。”


“哈哈哈,道长也太撩人了吧!”





2.


“道长!你怎么又买回来了这么多坏的菜呀!”你看着晓星尘菜篮里的菜……


“……夫人,抱歉呐。星尘……”


“走,去你今天买菜的地方!我一定要找他算账!”你气势汹汹的拉着道长,准备走去集市。


“夫人,还是……”





3.


“喂!你,欺负我家道长看不见,就尽给他坏的菜!你胆子挺大呀!”你冲着小贩叫道。


“呵!这么?他一个瞎子,活该买到坏的!”


“……好了,夫人……”道长皱了皱眉,细声说道。


“道长你不要管,他居然骂你!我今天不收拾他我就不回去!”你拍了拍道长的手,安慰道。


“你个臭小子,你给我赶紧道歉!道歉!”你一把抓起了小贩的衣领。


……(嗯,过程残暴。)


“好了,夫人,他知道错了。”晓星尘笑道。


“切,这次放过你。给菜!”


“给给给。”





4.


“夫人今天要吃什么?”晓星尘转过身问你


“道长烧什么都好吃,嘻嘻。”


“你呀……真是。”晓星尘无奈笑道。





5.


“夫人不要光吃肉,也要吃一点菜。”晓星尘往你碗里夹了点菜。


“好好好。道长,我知道了啦。”你和晓星尘相视一笑。






6.


“道长,送你花花!”你举着一束花冲到晓星尘面前。


“嗯,谢谢夫人,很好看。”晓星尘举着花闻了闻,宛如神仙下凡。


“道长,你真好,我真的好喜欢你,可惜我不是诗人,说不出更动听的话了”你抱着晓星尘说。


“我也心悦你,夫人。”晓星尘拿出一朵花夹在你的耳边。






7.


“道长,今天的晚餐就让我来做吧!”


“嗯?可以呀。不知道夫人要做什么呢?”晓星尘看着你笑着说道。


“嘻嘻,我给你露一手呀!”





8.


“好吃吗?好吃吗?”你捧着脸问道长。


“夫人做的自然是最好的。”晓星尘也捧着脸说道。


“哈哈哈,谢谢道长的夸奖啦!道长今天要去夜猎吗?”你眨了眨眼。


“是的,夫人在家等着就行。星尘会尽快回来的。”




9.


“夫人?还没有就寝吗?”


“在等你呢。星尘,欢迎回来。”你说着走过去脱下来晓星尘的外袍。





10.


“那,道长是先沐浴呢?还是先‘吃饭’呢?”


“夫人……今天可以吗?”晓星尘看着你问道。


“当然可以啦,我可是你夫人诶。”


(有车,明天写。)






下一次写谁?




和和江宗主的日常[魔道乙女]

我要给舅舅一个家,第一人称。舅舅,我可以!







1.我夫君这张得理不饶人的嘴果然不是盖的。

“什么时辰了,还不起床,要被所有弟子笑话吗?”

我早就习惯夫君每天不分敌我的毒舌了,或许哪天变得不毒了,还会……不习惯。这个时候只要给他一个吻就行了。



2.

“你!大早上干什么!快起来了。”这是红着脸跑出去的夫君留给我的话。

“好的,晚吟!我今天也最爱你啦!”

“……”每天都是这样过来的家仆表示:习惯就好


3.

习惯还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4.

“早安呐,江宗主。”好好收拾一下,出门就可以和刚刚修炼完的夫君一起吃早饭了。

“不早了,你可真能睡!”江澄一脸“嫌弃”的看向我。

“早安,江夫人。”我这个夫君还真是……口是心非啊!



5.

“看看你们练得什么东西?就这样……你们连自己都保不好!”果然修炼时候的夫君最可怕了,但是真的……

“晚吟好帅!啊啊啊啊!”

“……”竟然鸦雀无声……


6.

“舅妈。”

“是阿凌呀!快让舅妈看看,是不是瘦了?今天舅妈给你做好吃的!”

“呵!他还瘦了,金麟台会亏待他不成,要吃什么不会自己买?”我这夫君莫不是在和阿凌吃醋?

“哎呀!外面哪有自己做得好?江宗主为何不去吃外面的?”果然是在吃醋。

“切。”



7.

“阿凌真的不再待几日?”啊,小侄子为什么不多待几日。

“舅妈,不用了。金麟台还有事要办呢,等完事了,就来住几日。”而且再待下去舅舅要打断我的腿了。

“好吧,阿凌路上小心些。下次舅妈给你炖鸡汤。”让你舅舅打山鸡。

“舅舅,舅妈再见。”


8.

“你要我一宗之主……打山鸡?”做梦!不可能!想的美!你是我夫人也不行!


9.

“晚吟,那里!”我指着一只肥肥的山鸡说到。

“知道了,闭嘴,别把它吓走了。”真香!


10.

“晚吟真的太帅啦!打山鸡也最帅!”看到江澄打到山鸡,我如是夸到。

“嗯。”夫君我知道你开心……能不能不傲娇了。


11.

“夫人!宗主夜猎时受伤了!”

“什么!在哪?”我忙放下手中的活,和她一同前去。

“夫君!”我看到了江澄身上的伤。在他左手臂上一道狰狞的伤口。顿时眼泪就出来了。

“谁让你们叫她的!”

“江晚吟!你还不想告诉我?你……”

“那个宗主?包扎好了。”瑟瑟发抖的医师。

“你们出去吧,我照顾宗主就行了。”霎时间人都出去了,只有我和江澄在大眼瞪小眼。

“你……也出去吧,不用你照顾我,我处理点公务就回去。”江澄皱了皱眉。

“现在就和我回去”

“不要无理取闹。”江澄似是烦了。

“我……我没有。我……”

“回去!”江澄不愿再说话。

“……”我转身离开了,不是回房。


12.

“阿凌。”我去到了兰陵。(管他呢,反正大部分同人文都去找阿凌,我也要去!嚣张)

“舅……舅舅舅妈!你怎么会在这?”

“和你舅舅吵架了……”我如实交代道。

“……舅妈,要不你还是快回去吧!舅舅受了伤,要是发现你不在,肯定要找你……万一伤口恶化了怎……”金凌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对!不行,我要快点回去,你舅舅的伤不能恶化!阿凌,下次来吃饭哦!拜拜!”

“……”舅妈还真是……



13.

“江澄!”我远远看见了正在找我的江澄。

“!”江澄看见我竟然跑过来抱住了我。

“对不起,我不该让你走的。”

“咳咳!晚吟……松手,不好呼吸啦!”

“原谅我吧。”

“我也有错,不该乱跑,害你担心了。对不起,晚吟。”


14.

“晚吟,你以后可不可以多依靠我一下,我是你的夫人。”

“嗯,知道了。”

“那,我们回家吧,我最爱的江宗主!”



15.

他似乎是目光呆滞了一下,然后笑道:“嗯,回家!”



就是想嫖蓝湛[魔道乙女]

大晚上想嫖蓝二哒哒,没有理由。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1.


“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含光君记挂这么多年呢?”


“你。”


“说什么呢?蓝湛,怎么声音这么小?”


“无事”说着无事,还是红了耳垂的含光君。




2.


“那个人是谁?”蓝忘机攥紧你的手腕。


“一位朋友,怎么了,蓝湛?还有,松手!”


“我……”明明这样喜欢你?




3.


你怎么一直都察觉不到呢 ?



4.


“蓝湛蓝湛,来呀来呀!这个莲花酥好吃。你快试试。”


“嗯”陪在你身边,就够了。



5.


“蓝湛!我好像……心悦于江澄了……”


“嗯……”你没有发现的是,他微微颤抖的手。



6.


“蓝湛,你可别是心悦我吧!我对于江澄可是超级认真的。”


“没有……心悦你。”




7.


“蓝湛,看。这花是不是超好看?送你了。”你捧着一束花凑进他。


“好看。”拿过花时触碰到了你的手,在你离去后,他看着他与你触碰到的地方,轻轻一吻落在了上面。



8.


“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嗯。”我不想……只是朋友。



9.


“蓝湛。少抄几遍……好不好?拜托了”你坐在蓝湛面前,卖萌打滚撒娇道。


“帮你抄2遍便是,起来。地上凉”


“嘿嘿,谢谢啦!”


“你我之间,不必……”


“要的要的!”


10.


摘自蓝湛的日记“今日她与魏婴嬉笑”


“今日她与兄长谈话”


“……”


“……”


“请原谅我压不下的小心眼。”




11.


“江澄说他有心悦之人……蓝湛……怎么办?我难受,好难受,我……”


“哭吧。”为什么不能考虑我?





12.


“蓝湛,我心悦你!”


“!”不知所措的蓝湛,一把抱住了你。


“蓝湛?你……你放开!我是和魏婴玩闹输了……”


“!”听到你的话,更是不知所措了的蓝湛。


“蓝湛,你心悦我?是吗?”


“……不,”


“蓝湛,你说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


“……是。对不起……”





13.“心悦你,很久了”


“噗,哈哈哈哈哈。蓝湛呀蓝湛!没看出来呀!”听到这句话你竟然笑了起来。


“若你无此意……也不……”


“停!谁说没有的?谢谢你一直以来的陪伴。蓝湛,我希望以后你身边的人是我。还有,对不起,没有看出来你心悦我!居然还在你面前说心悦别人。”




14.


成亲了,你第一次看到不是“披麻戴孝”的蓝湛。


“蓝湛,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吃醋啊?”


“嗯。你,是我的。”


“嗯,是你的。”


15.蓝湛,我心悦你!这次,不是游戏。